EN
EN

开思动态

Company news

开思动态

Company news

坚持做科技基础设施、布局物流、联手主机厂,开思这6年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?

发布时间e:2021-06-17



IMG_0185.png

主机厂、品牌商、供应商、修理厂、车主……开思的生态系统中融入了越来越多的参与者。



业务覆盖全国373个城市,入驻维修厂140,000+,入驻商家3,000+;

6亿+VIN码数据库,20万+车型库,3000万SKU;

全车件供应链满足率98.5%,月询价单量达到百万级;

译码错误率3‱,报价时间缩短到30秒内……

扎根汽车后市场六年,开思拿出了一份亮眼的答卷。


1626057646304352.png

数字化



“开思平台上的交易数据,几乎每一条,都可以核实到具体的车架号。”数据是产业互联网的基础,开思创始人&CEO江永兴认为,开思之所以可以做产业互联网,正是由于汽车产业是数字化程度比较高的产品。汽车工业有全球标准,每台车都有唯一的VIN码,每个零配件都有编码,汽车零配件是天然数字化的。江永兴判断,5-10年内,汽车后市场的数字化渗透率可能超过70%到80%。


但是,汽车零配件种类繁多,即便是一个简单的雨刮器,也有数千SKU。如此庞大的数据,无论是对维修厂还是经销商来说,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。


以往,维修厂找经销商拿货,但事实上,经销商多数情况下可能也充当着“黄牛”角色——他们收到采购信息后再去找货、调货,到最后东西从哪里来、卖给了谁、售后如何……他们并不清楚。


在这一过程中,还普遍存在译码错误,译码错误相当于抓错药方,继而产生一连串问题,导致效率低下,甚至导致潜在事故。而且因为汽车零配件的低频、长尾属性,任何一个供应商都不可能自己备完所有的货物,所以亟需一个平台型公司,聚合上下游需求,完成一站式汽配交易。


一个产业可数字化,就意味着可以用技术来优化整个产业,通过数据化、在线化、智能化,对整条产业链条进行持续优化。


例如每一个零配件数字化之后,其整个生命周期都是可视的:从哪个工厂出来、进入了哪个仓库、装到了哪台车上,基于这些数据,就可以发现哪个环节效率低下、需要进行优化升级。


产业互联网具有垂直纵深、产业链长、基础设施开放、链接等特点,其本质是利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平台,挖掘出这个复杂产业互联网最深度的价值,重塑和优化产业链和价值链,提升效率、降低成本、优化体验。在产业互联网领域,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尤为重要。


汽车零配件尤其是车型件和事故件的需求无法预测,是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。但江永兴认为,大数据技术完全可以预测汽车零配件的需求,之所以无法预测是由于数据量不够大、不够精准。


江永兴把汽车后市场比作一座冰山,这个产业足够大、链条足够长、足够复杂,藏在冰山下面的东西非常之多,“如果我们解决冰山下面的痛点,我们整个的价值就会非常大。”



1626057682673840.png

开放


从起初连接供应商与修理厂两端,到现在连接主机厂、品牌商、供应商、修理厂、车主的F2V(Vehicle)数字化产业链,开思的生态系统中融入了越来越多的参与者。


“开思就是搞技术的公司,我认为它没有必要、也不会和合作伙伴抢生意。作为平台,吸引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对开思来说更有价值。”一位合作品牌商如是评价正在不断拓展边界的开思。


为了打消外界疑虑、强调开思作为一个开放的服务型平台,为行业提供科技基础设施的定位,“三要三不要”已经成为开思的重要行为准则:“三要”即阳光采购、货实相符、质保无忧;“三不要”指的是开思不自营、不开(维修)厂、不与合作伙伴争利。


江永兴说,这个行业不缺经销商也不缺维修厂,缺的是科技基础设施。


做产业互联网,要看到冰山下的东西,纵深之深、产业链条之长、体量之大,都意味着汽车后市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领域。


因此,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揽整条产业链,有人做科技基础设施,有人做内容例如生产硬件产品。行业中玩家应该摆脱同质化竞争,在不同体系中,发挥各自优势、合作共赢,这样整个产业链才会更健康。


而开思则定位于科技基础设施,不生产零配件,不修车。作为一个开放的服务型平台公司,开思主要做三件事情:


  • 构建行业科技基础设施
  • 共建行业标准
  • 共建数字化的信用体系
 
这本质上就是利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重塑产业。把一个产业做得足够深、把链条做得足够长,就会有价值,这正是开思最基本的逻辑。
 
1626057706379231.png
反思
 
任正非曾说过:“没有正确的假设,就没有正确的方向;没有正确的方向,就没有正确的思想;没有正确的思想,就没有正确的理论;没有正确的理论,就不会有正确的战略。
 
正确的假设,是一切的前提。在江永兴看来,行业内存在很多误区,例如“高频打低频”“农村包围城市”这些广为流传的套路,都是车后市场的错误假设。
 
汽后市场所谓的“高频”,一旦放在供应链角度宏观来看,和生鲜、快消相比都是不折不扣的低频,比如保养,私家车一年也就保养两次。
 
以行业里最常用的刹车片、雨刮片为例,不同车系都不一样,同一车系的不同车型甚至也不同,至少有几千个SKU,而一个生鲜超市总共才几千个SKU。
 
此外,“高频打低频”的基础逻辑是,商品是简单的、标准的。而汽配行业所交易的,并不是简单的商品,即使是简单的雨刮、轮胎,也都是商品+服务。
 
所以说汽车后市场不存在高频的产品,但可以将其聚合到平台形成高频行为,这正是平台的优势和价值。
 
从行业数据来看,绝大部分汽车保有量都在地级市及以上的地区。就全国范围来看,高端车型80%以上的保有量、中端车70%以上的保有量都在城市,所以“农村包围城市”也无法立足。
 
江永兴解释说,汽后市场的根本特征是刚需、本地化、专业化、长期的商品+服务。以本地化为例,“其实客户天天从你的门口经过,一个平台纵使说有几个亿的流量,和你的店也没有关系,外地的流量很难到你店里来。”
 
本地服务需要的是“留量”而不是“流量”,留存比拓新重要得多,全国性流量平台远水不解近渴。
 
 
1626057732204373.png
价值
 
经过6年的努力,开思在配件搜索、平台治理、物流调度、风控体系等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,搭建了放心、好用、高效的汽车后市场科技基础设施。
 
放心就是有标准、值得信任,有一说一、货实相符在汽配行业难能可贵。同时,开思的智能风控系统已投入近4000万,目前平台坏账率比整个行业低了几个数量级。
 
好用就是良好的用户体验,比如语音输入、俗称翻译、自动译码、VIN码自动识别等。
 
高效就是技术驱动,开思自动译码错误率已低于3‱,而整个行业的配件译码错误率在5%左右;开思在高端车型自动译码率超过了90%。仅此两项开思每个月给行业节省超过4000个人月的成本。
 
目前,开思平台入驻维修厂超过140,000家,供应商3,000多家,月询价单量达到百万级,且处于平稳增长中。
 
同时,已经扎稳根基的开思,正在不断拓展边界、打通链条,让更多参与者在平台上获取更高的价值。
 
以往情况下,主机厂并不知道脱保车辆的去向。以路虎为例,全国保有量86万辆,其中37万脱保;而在2020年,48%的脱保车辆曾在开思平台进行过询价。也就是说,通过开思,主机厂就可以知道这48%的脱保车辆在哪里维修保养、查询了什么配件、购买了什么配件。这正是产业互联网的意义,彻底打通了整个链条,实现了价值链的数字化。
 
而对于零部件厂家,每年可能有上亿的零部件销量,但厂家无从获知去向。通过开思同样可以得到数据,哪个配件装到了什么车型上、数据表现如何,打通了从工厂到车辆的链条,也就是F2V或F2C。基于这些数据,哪个环节可以改进、哪些库存需要优化,就一目了然。
 
在物流方面,开思旗下小狮快送已在深圳完成试点。目前,深圳70%的行业物流都是由开思的小狮快送来承接的。通过物流运力和算法的标准化,整个城市之前一天需要600台车辆的运力,现在只需要300台车辆,节省了物流环节大量的重复劳动。
 
技术与人工的区别在于,技术是可以持续改进、不断自我进化的。过去,作为一家准独角兽,开思在探讨如何在产业互联网蓝海中找对自己的方向;今后,相信会更多地看到开思和产业互联网为后市场所创造新价值。




推荐资讯

Copyright © 2020 CassTime. ICP证:粤ICP备15084413号 版权所有:深圳开思时代科技有限公司
技术支持:悦阁科技

粤B2-20160401

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发达路云里智能园5栋

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226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