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Company News

公司新闻

Company News

开思CEO江永兴:科技引领行业变革,维修件是汽配市场真正痛点

发布时间:2018-11-29


后市场发展到现在,大家很多观点都是殊途同归。后市场非常大,中国的创业大环境也非常好。我们能想到的,我们希望做到的都差不多,真正难的是践行。举例来说,我们要跑马拉松也好,要跑铁人三项也好,大家觉得很好,有意愿去做这个事情,但真正能坚持下来其实不多。这就像取舍,取是很容易的,因为大家都想得到,舍却是很困难的,因为没有人想失去。从战略上来说,我们觉得最难的事情就是取舍,走什么样的路径。



开思定位于一个科技公司,所以我们不是汽配电商,开思本质上是希望用我们的科技能够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,希望把科技变成这个行业大家都能享受到的基础设施。我们希望真正在这个行业内建立一个开放、连接、科技化的基础设施。中国整个创业环境我们觉得比较复杂,唯一不变的其实是变化。



这张图是上周五我看到的,在座有没有知道这两个曲线分别是哪两家公司?其中一个是苹果,2010年的时候超过了微软,一直往上走,另外一个是微软。但上周五,微软重新超过了苹果。昨天我没看股票,我不知道微软是不是现在世界上市值最高的。这给很多人带来了一个震撼,因为过去的十年,微软始终在变化、在改变,包括它从整个运营体系里面引入了印度的CEO,还有它收购了Linkedin,以及Github,还有很多之前做通讯的产品。整个微软现在更多是做科技基础设施,就是在生产力这一端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微软过去几年在生产力这一端创造了价值,所以获得了很多认可。


其实微软始终在变化中,已经转型了,我觉得作为一个巨头是非常不容易的,我们可以对比一下过去的三十年,我们全球顶级的市值公司其实不断的在变化,在最近的2017年,大家看到头部的十家公司,大部分集中在科技和互联网的领域,为什么?


因为这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,这些变化不是因为我们某个人意志转移的,它是一个宏观趋势。其实宏观趋势非常容易预测的,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通用从道琼斯指数中去掉了,大家知道通用电器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是长期屹立不倒的,但是很不幸,因为它迎合变化的节奏太慢了,最近一二十年通用电器不断下滑。


为什么我们说唯一不变的是变化,未来的更大的价值,是在这个不变的过程中我们要找到一些核心的东西,我们现在的社会,不管是网络的还是现实的社会,底层的连接已经非常丰富了,这些连接已经成为基础设施了。


也就是说,我们这些生产力也好、基础设施也好,都可以为我所用了,所以整个社会形态其实是不断变化的。中国3G的基站有320万左右,占全球三分之二,中国高铁里程占全球高铁里程三分之二,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现在已经超过了12亿,移动互联网和这些很多的科技,其实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中,渗透率比在美国要高非常多。所以第一个我们认为不变的是变化,第二个连接是这个变化底层的很核心的一个东西。



连接



我们再回过来看一下我们汽配市场或者汽车后市场有什么本质规律。第一我个人认为核心是存量市场,汽车的前端我们认为有些是增量的,因为可能会有新的车出来,会有激光器,包括传感雷达、电子芯片、无人驾驶,这些东西是新的。



存量



但是我们汽配的流通环节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,这个环境本质规律是存量市场。是存量而不是增量,绝大部分都是存量市场。过去一二十年,中国互联网主要是在消费端,我们的产业端是一个存量市场,存量的本质规律最终其实就是一个利益再分配。这个盘子总的来看虽然会增长,但是这个盘子里面怎么重构?


重构的本质规律就是最后谁的效率更高,成本可以做得更低,用户体验可以做得更好,这就有可能会优化整个产业的格局。但这条路不太容易,我们认为非常复杂,因为在中国环境下,整个存量市场供给已经过剩了,不管是从产端、供端、销端看,全部都过剩了。


当然有一个很好的机会,供给过剩的过程中,优质供给其实是不足的。前两年看到大量新闻,非常多中国人春节要到日本买马桶盖,你说,我们中国马桶盖产能不够吗?绝对不是,为什么我们去欧洲旅行的时候,这么多中国人要买德国的厨具,我们厨具产能早就过剩了。我以前在德国,每次回来都会带很多锅回来,按照莫言的说法,是“背很多锅回来”。我们国家的锅的产能已经过剩了,但是某种程度上我们优质供给是不足的,这是存量的特征。我们的汽车后市场也是非常典型的符合这个特征的。

    


数据化



另外一个我们觉得如果要优化的话,未来其实是一个连接的世界,要连接就要先数字化,数字化是构成连接的基础。非常幸运的是,我们汽车后市场其实天然是存在数字化逻辑的,因为汽车零配件从工厂生产出来,从每个生产线出来以后,产品的品质是什么,带了几年的质保,编码是什么,都是可以数字化的。


这跟农产品不一样,农产品大家都知道,我们很多法国的波尔多的红酒,同一块地它的葡萄每年酿出来的红酒是不一样的,因为阳光不一样,水分不一样,相对来讲农产品比较难数字化。


但是我们的零配件,天然是可以数字化的,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数据,可以提升整个交易的效率,这是大的逻辑,我们认为在汽配这个行业,虽然是存量市场非常复杂,但是总得来说可以数字化。


数字化是我们去做连接或者是做优化的一个基础。另外数字化也是建立信用体系的前提,这个当然要跟第三点结合起来,就是在线化。


我们这个行业最本质的问题是缺优质的供给,就是说背后逻辑是缺信用体系,信用体系必须是全局的,如果只是靠你和我的关系,个人关系或者局部网络关系,这些构建的这不是一个信用体系。信用体系必须数字化,而且是在线化,也就是全局角度来看,才能构建信用体系。



在线化



很多人认为信用体系构建非常简单,但其实非常复杂。我们认为对汽车后市场来讲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家要一起构建一个数字化的信用体系,因为供给已经过剩了,但是优质供给不足。


这个数字体系构建起来,在线化以后,因为互联网渗透率在中国还是很高的,可以通过在线网络扩展我们的时间和空间,这个大家非常容易理解。


另外,汽车零配件种类实在太多太多了,除了极个别保养件的品类非常集中以外,绝大部分的SKU按照产品的定义都是属于长尾的产品。这些长尾的产品,我相信没有任何一家单一的供应商可以全部提供,所以必须通过网络方式,大家共享聚合的方式,才能把所有零配件找齐了。这是我们整个行业非常独特的属性,就是说我们SKU非常长,典型的长尾产品,必须数字化、在线化连接在一个网络。



如果所有东西可以数字化、在线化,天然可以做全局调度。后市场供给过剩,局部却存在非常多优质资源的,这是中国很多产业的一个共性。但全局效率非常低,零配件从工厂生产出来到装到车主身上,中间调度流程非常长,效率非常低,所以开思希望跟绝大部分的优质合作伙伴一起,把我们整个产业的调度的效率提升。


所以这里会有大量科技基础设施需要投入,这样让我们上下游匹配更高效更精准,这是开思在做的事情,以科技驱动整个产业效率的提升。


中国不应照搬美国


我们说中国的市场因为有很强的独特性,所以我们走老路肯定是到不了新地方的,因为中国跟美国的环境非常的不一样,美国的汽车后市场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,包括德国也是。


德国这边我相对比较了解,因为它在整个发展过程中,科技以及互联网对它的影响是比较小的,而且西方有很好的基础设施,包括它的信用体系。我昨天到今天花了好长的时间,给一家德国配件企业的高管,仔细解释了什么是改包和高仿,他们很难理解。因为欧美有很好的信用体系,所以中国跟美国的发展路径不一样。


这也是为什么开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们认为中国不缺优质产能,也不缺优质的供给和渠道,但是缺乏科技的手段、差异化的路径,一起来构建这个数字化的信用体系。我们有这么多优质的资源,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科技的优势,能够让我们的零配件以及我们的服务从源头到车主,包括维修厂,在整个流转过程中的效率更高,我们更多的是调度的逻辑,我们自身不会去参与零配件的自营,因为我们有非常多优秀的零配件供应商,有非常多优质的物流公司。


方案:以AI+Data为大脑,助力上下游,形成全局高效的开放产业平台


我们很大的问题在于协同,假如有一个事故单,或者七八个零配件要买的,经销商接了这个单抛给仓储管理人员,仓储人员分捡错了,发错物流公司了,物流公司干线与城市配送衔接错了等等,全局性的问题占了90%。真正物流公司的问题其实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多,这是我们从大量数据中看出来的。


这个行业更多需要的是差异化的东西,需要全局上的调度,能够提供整个的效率,我们更多希望给整个行业提供助力,刚才提到我们保养件相对来讲是不错的,但全车件本身是低频的,在开思的平台上聚合起来,可能会有一些优势。另外一个逻辑是,绝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把低频的信息或者商品聚合在平台上,相对来讲价值会更大。

    

我们原来线下询价可能通过QQ或者微信,分别发给很多人,所有的供应商都在不断重复的译码,我们认为这是重复工作,是低效的工作,也是易出错的工作。我们希望用工具,把询价工单的零件直接转化成唯一的编码,现在我们已经做到了。我们每天大概会有三万左右的高端车在我们平台上询价,这些绝大部分零件会直接转化成编码。供应商库存打通以后,我们通过数据分析,把供应商整个供给和调度的效率提升了。开思的定位是一个科技公司,希望通过IT科技的基础设施,让我们整个行业上下游更协同、更高效,让汽配采购更放心。我们希望从车主和维修厂的角度,我们没有地沟油,没有假货,没有假食材,让整个汽配采购更放心,谢谢大家。



推荐新闻

Copyright © 2018 CassTime. ICP证:粤ICP备15084413号-3
技术支持:悦阁科技